大学生文库移动版
大学生文库 > 文学写作 > 写作技巧 >

今夜月色微凉

倒带尘封的回忆,定格在七分遗憾三分纯真的十分青涩岁月。 2009年的夏天一如既往的暴热,手里的冰棍还没用力舔就匆忙忙滴湿了脚踩的白色帆布鞋,行李拖动而扬起的灰尘让刚买的新衣蒙上灰旧,穿过没有香樟梧桐的小道,坐到石灰粉刷得稀稀拉拉的教室,咯吱咯吱的木椅声是我们的初次问候。 你好,新同学。 没有前世五百世深情回眸的矫情,理所当然,我们就是认识了。同是这个闭塞的小镇的十三岁青春无敌的祖国花朵,我俩成绩相当被分到了同一个班,光荣着成为了同桌。用现在的话来说高冷装逼的你,对我的态度一向是敌不动你不动,敌动更稳如泰山。 而高冷的人,从来不会是我所愿意接近的。 新环境的恐惧,对陌生人的防范,离家的苦闷让我们都心照不宣着漠视对方。本应以三八线为界,楚汉抗衡,在自己的小“领地”上为中华之崛起埋头书卷,挥洒那无悔的青春。无奈某天清晨,你终于露出了高冷面具下犯二逗逼的本质。话说当时,你正很享受着啃着闻名全校大得丧心病狂的北方大馒头,前坐一男生闪着崇拜的小眼,弱弱着甩你一句,此等吃法莫不咽喉?你淡淡一撇,悠悠一吐,不怕,我有口水。我发誓,我当时恨不得嘴里含一瓶农夫山泉,毫不犹豫喷你一脸。破功后的你,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像个从精神病逃出的晚期患者,无可救药。从破蛋到初中,我被迫在你似真似假的言语里观摩了你那的穿着三角裤满山娅狂奔的童年时期,三观一度被刷新。 心有蔷薇,细逗猛虎。很多时候,我们是一起肆无忌惮地学某位老师白话掺杂的口音,然后旁若无人地大笑。偶尔,你也会安静着趴在桌子,比往日多了份深沉,让人心疼。很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偶尔的时候的那个你,才是真正的你。不说话的时候,我们会到破烂到长草的操场走走,找个没人的地方坐坐,那时,你会款款着跟我说一些关于你的,你的家庭的一些不开心的事情。面对这个不一样的你,我手足无措,用倾听听,触碰你的悲伤,尽管我一度想把手伸进口袋把你的心捂热。 蜜月期在我们吵吵闹闹中走过了,太过亲密,茅盾往往就容易产生,像所有的的同桌一样,我们到了厌倦期。常常会因为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起一些没有必要的争执,然后,冷战,相看两相厌。年轻的时候,总是容易冲动,不懂得忍让,珍惜,做一些以后回想起来只觉得可笑的事。我们的感情就像漏斗里的沙,在争吵中,随时间慢慢消逝,我想用力握紧,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调位,升高试的繁忙和压力,我们终究渐行渐远了。 又一年初夏,天还是蓝得一塌糊涂,地还是那样的辽远。时光的年轮在我们身上留下痕迹,我们的脸褪去了青涩稚嫩,多了份从容淡定,心头也添了几分深沉。站在新校门前,想起多年前我们曾立下的誓,要一起考进这所高中,现在愿望实现了,回望身后,没有你,怅然若失。一楼跟四楼的距离,文理的差距,除了咀嚼初中残存的回忆,我想不出我们还有什么话题,你似乎了解我的心事般,见面只是一笑而过,你萧洒转身,我徒然伤悲,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过如此。我本以为我可以释怀,我到底是看轻了我对你的感情,新的环境,我反而越发着想你,想念我们一起笑一起闹的快乐时光,想念你一本正经安慰我时的神情。 我以前一直害怕你的哭,尤其是你歇斯底里的哭,但,对于那一晚是个例外。晚自习后晕黄的灯光,映着你湿润的双眼,你说,你跟ta吵架了,ta跟你闹分手,哑哑的声音透过空气钻进我耳朵了,尽管是夏,夜里也有了几分寒气。那晚后,仿佛时光倒流一般,我们之间的种种不愉快好像从来不曾存在,我们又像以前一样亲密了,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 中间虽也曾有过小吵小闹,但我们已不复昔日的年轻气盛,因为失去过,所以懂得珍惜,再激烈的争吵,第二天总能化为笑晏。高考,因为有你,少了许多彷徨和焦虑,多了份安定平和。 我们的喜和悲总是在夏季,踩着九月夏的尾巴,我乘着北上的火车,来到了南方北的安徽,你留在南方南的广西,这里没有想像中大雪纷飞的浪漫,你那里也没有四季如春的寒夜。几千里的距离,阻挡不了我们连在一起的两颗心,我们心依旧,感情依旧,温情依旧。 梦醒了,剧停了,自欺欺人的幻想也该停止了。时光倒流,故事的结局截止在初中,高中我们变成了陌生人,最后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了,你没有在南方里牵挂我,而我则在寒风萧萧里,一个人去图书馆的路上会想念你。 人生不是戏剧,不是所有的结果都会像我们所期盼的那样,有个美满的结局,不是所有的失去都能拾回,有些事情,真的是,转身就一辈子。 杨小姐,这封为你写的信,也许某天你能看到,也许你永远也不会看到,未来的我们会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最亲爱的朋友一直是你,那句话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是我对你最长情的告白,是对我们曾经友情最浪漫的告白。 今夜微凉的夜晚,我想家,也很想你 (责任编辑:adxsx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