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文库移动版
大学生文库 > 文学写作 > 写作技巧 >

半夜回家,他觉得自己被跟踪了。 毕竟午夜已过,街边的路灯也亮得无精打采,光亮减弱之时,也是鬼魅躁动之时,这样的夜,总有些心怀叵测的人蹲守路边,被跟踪了倒也无可厚非,他这样想着。 没有风,盏盏的路灯忽闪忽闪,他感到,身后的影子忽远忽近,不禁加快脚步。 “妈的!越是没钱的时候越遭惦记!”他暗暗啐了一口唾沫。 的确,今儿是他的破财日。早上刚被扣了工资,就因为迟到了一分钟。 “要不是跟那卖豆浆的吵架,老子也不至于丢了钱包!”他暗暗悔恨自己,为了两块豆浆钱,丢钱包又扣工资,不值。 不过,今天吵得过瘾,好久没这么激烈的吼叫了,再不和人不讲话,恐怕自己的语音功能都要退化了,想到这,他竟下意识“嘿嘿”了两声。 “哦,该死!”他穿过街道,左右观望时发现,自己还没有将那影子甩掉。 “老婆没了也就罢了,连四环郊区的厕所都有人跟我抢,我还有什么可图的呢?” 话虽这么说,但想到最近街角被泼硫酸的新闻,他还是心有余悸。 “心理变态杀手也说不准。”想到这儿,他揩了一把鼻尖儿上突突突外冒的冷汗。 一米六、罗圈儿腿、弹坑脸、独眼……他细数着自己那些不见天日的缺陷,虽然他不愿承认这些让他堕入深渊的痛苦,但此时,他却希望,这些缺陷能够使自己侥幸活命。 他把手揣进大衣口袋,故作镇定,脚下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他似乎听到了脚底呼啸刮过的风。 “会不会是杰克那个家伙派来的?对!一定是他!业务的成果被他抢了风头,他想来封我的口!”想到这儿,他把牙咬得嘎嘣嘎嘣直响。“那家伙就是个草包,我有什么比他差的呢?还不是因为他是黑道儿上的?” 他反身钻进狭长的胡同儿,路灯从他的背后斜斜地射过来,他觉得,身后的黑影好像越来越大,越来越长,他好像能够看见那打手魁梧的身材。 他全身的汗毛竖起,他感觉体内的肾上腺激素要直窜脑门儿。他努力克服紧张的情绪,“快到了,快到了,穿过这胡同儿还有不远了……” 赶紧,赶紧,他用尽全身力气催促着自己。他的脚底已经快到甩出了脚心的冷汗,以至于在胡同曲折的拐角处踢翻了废弃的沾满油污的垃圾桶,寄居在桶里的夜猫“咻”地蹿了出来,“喵呜……”锐利而短促的尖叫像要刺穿他的耳膜。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放映的《鬼魅》,又想起了童年时外婆讲过的女巫的故事。 越来越近了。这时,胡同尽头幽幽的光亮与传进来的大路上汽车的鸣笛就像是他拼死抓住的救命稻草。 “到了!到了!快!”他的心拧成了一团,渗出了密密的血珠。 他大踏步奔到马路对面的房子,摸着熟悉的门把手,哆哆嗦嗦地掏出钥匙,半天插不进匙孔,只听得金属“磕浪磕浪”相互撞击的声音。 “咔!” 门开了,他踉踉跄跄地摸进客厅,“啪”地一声打开大灯。 他看着瞬间消失的自己的影子,瘫软在房屋中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责任编辑:adxsxs1)